工地“守夜人”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曹杰  时间:2019-10-28 【字体:

略显佝偻的脊背,眼窝深陷,眼角是岁月刻画的线条,眉宇间精神矍铄,穿着朴素,言语不多,这是我第一次见“守夜人”时的印象。

2018年10月,刚刚由学校转入职场2个月的我处处“碰壁”,当初的热血壮志已被浇灭一半,入职前的豪情壮志也似乎消耗殆尽,渐生迷茫。

虽然已入初秋,但气温尚不稳定,中午的太阳仍撩得人心烦,我正坐在施工现场捧着图纸苦恼,忽然,一双苍老的手捧着极具年代感的搪瓷水杯递到我面前,是一个身形硬朗,谈吐朴实的老者。一番交谈后,得知老者61虚岁,年轻时当过兵,参加过新中国的工程建设,去年3月,十四局三公司到沂蒙老区修建京沪高速改扩建工程,刚刚退休的老者在“带动老区经济腾飞和人民就业”的政策下,就在家门口当起了“工地看门人”。

“中铁十四局来给我的家乡拓宽公路,我虽然退休了,但我还可以用‘工地看门人’的方式老骥伏枥,发挥余热,这让我踏实。” 说完老者转头回到自己的“哨岗”继续盯岗。

随着施工进度的加快,夜间值班对于技术员来说便成了家常便饭。一天我负责桩基浇筑混凝土,直到凌晨两点施工现场的工作才完成。午夜的潮气已渐渐凝成露水,尽管穿着外套仍觉寒意袭人,我一边在心里抱怨着这样的工作状态,一边起身向休息的地方走去。

AG亚游会转过路口,正要走过“工地看门人”门口时,看到地上竟然直挺挺地躺着一个人,心中不觉一颤。屏住呼吸,定睛细看,竟是那位朴实憨厚的“工地看门人”。他侧身躺着,微微蜷缩着身体,身下一张破旧的防潮垫,盖着薄薄的床单,呼吸均匀且淡定自若。

我正要把他喊醒,他似乎听到了有声音,猛地起身迅速打开灯照向我。四目相对,确认我不是小偷后他紧张的神情才得以缓解。

我疑惑他为什么不进屋去睡,这样的气温偏要露宿在门外,他缓缓坐下,轻描淡写地回答,“小伙子啊,不管中午还是晚上,人家既然把活交给了咱,那就是相信咱,时时刻刻都是咱的责任,进屋睡就听不到外面声响了,何况这条路是我家门口的一条‘造福路’,我更得尽心尽力了”。

AG亚游会我猛然被“守夜人”退休不退岗的初心所震撼,同时惊醒的还有我那颗迷失的心和血气方刚年纪本该有的担当和坚持。我在心里默默告诉自己,“脚踏实地,才能仰望星空,空有鸿鹄之志却在脚下踌躇不前,倒不如看清自己,做一个平凡岗位的‘守夜人’”。

AG亚游会自此,“守夜人”成了我心中的一座“灯塔”,不管烈日当头还是蚊虫叮咬,他总是坐在门口,轻摇一把蒲扇,一丝不苟地盯着施工现场的机械;更不知道有多少个对我来说都难熬的夜晚,他依旧守在离家几米的门口,做着尽职的“守夜人”。


相关新闻